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友情链接
正文
大清国民为什么讨厌人口普查
发布时间:2019-11-30

  1909年,为了仿行宪政,大清国民政部颁布《调查户口章程》,无数政府调查员将走进千家万户,统计全国各地的户数和人口。

  不幸的是,立宪虽然是全国民意所向,「查户口」又是国会选举的必要准备工作,但调查工作却立即遭到了民间巨大的阻力和反抗。

  从调查开始直到大清灭亡的两年里,全国各地爆发了69次对抗户口调查的民变,地点遍及19个省区,尤其以江苏和广东数量最多。冲突最烈的江西,甚至有政府调查员惨遭活埋,或被乡民活活打死。

  乍看上去,大清国百姓之所以抵制人口调查,似乎是因为他们愚昧不堪、信谣传谣。

  根据民间传说,朝廷派来调查户口的人员,会将一家、一村、一乡的生辰八字记录下来,而后施展妖法,用当地人民的魂魄为铁路打桩、填枕木或顶桥梁。有些地方的乡民甚至认定调查户口乃是国家的灭门毒计,还有传言说被登记户口就会变成阴兵。

  这些超自然故事过于荒诞,以至于难以成为叫停人口调查的理由。而且,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,朝廷确实也需要准确、细致的人口数据,人口普查并非没事找事。

  中国历来有登记记录人口的习惯,但从清中期以来,传统的人口登记方法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。

  在传统社会,国家登记人口的目的乃是征税、尤其是人头税,其多寡对于国家政权的存续强弱十分重要。其次,国家还需要壮劳力来进行大型工程修建等公共事务。

  因此,只要条件允许,统治者为了扩大税基都想核查户口,禁绝漏报瞒报,最有名的如东晋时的土断、洪武时期的户口核查和黄册。

  · 从《汉书·地理志》开始,各朝的《地理志》或者《食货志》当中,都有对于人口数目的记载。图源:孔夫子旧书网

  明代张居正改革后,过去按照地、户、丁分别征收、征发徭役地赋役制度改为按照土地、人丁征收货币,政府再使用这些货币雇专人承担徭役工作。也就是说,登记壮劳力变得毫无必要。

  清代则于1712年颁布「盛世滋生人丁,永不加赋」,丁税成为定额,不再随人口增长,至雍正帝更正式废除丁税,以康熙时期数据为准,将丁银摊入田赋当中,使得无地之人可以不纳税,史称「摊丁入亩」。

  从此,户口统计从此不再必要。黄册失效之后,登记人口的重任转移到了保甲身上,扩大了这种民间防盗自卫组织的职能。

  然而,尽管乾隆皇帝大力强调保甲制度,要求「户口迁移登记,并责随时报明」,但仍然不免出现「而民数则量为加增,所报之折及册竟有不及实数十之二三者」。

  捻军、回乱、太平天国、义和团此起彼伏,人口死伤逃亡无数,基层社会组织崩溃,清廷完全无法再掌握人口户数,尤其是从1852年以后,终清之世,再也没有过可靠的人口统计数据。

  1834年,中国人口数有史以来第一次达到四万万,但在太平天国战争之后,官方统计的全国人口总数下降到3亿多。这些将近一亿从统计里消失的人口,到底是死是逃,至今未有定论。

  · 太平军到底为中国带来多少伤亡,损失多少人口,至今未有定论,但可以肯定的是,其中必定有因为统计口径、方式和人口隐影响。同样,同治回乱之后,西北地区到底有多少人口一直是个谜

  日本人岸根佶认为,1901年时中国只有2.6亿人,而同时期梁启超则怀疑人口可能有8亿之多。

  最流行的说法则是四万万,谭嗣同的「四万万人齐下泪,天涯何处是神州」即是一例,孙文《》中「就中国的民族说,总数是四万万人……完全是一个民族」也持此说。

  另一个常见数字是四万万五千万,因为《辛丑条约》中「大清国皇帝允定,付诸国偿款海关银四百五十兆两」乃是人均一两、以示羞辱的说法,而广为传播,流传至今。1901年,清廷在《北京官报》发表的全国人口「统计」数字乃是四万万七百万,也和四万万五千万人口的说法非常相似。

  1907年,清廷提出要在中央筹设资政院,在各省筹设谘议局,模仿西方之议院制度。但很快,各界人士认定清廷「假立宪之命,以行专制之实」,纷纷上书请求速开国会,迫使清廷遵从民愿。

  人口统计重新变得重要了起来,像国会议员选举、划分自治区域、普及教育、征召民兵等等立宪改革措施,都需要全国各地的人口数据作为依据。

  1908年,宪政编查馆进呈立宪逐年筹备事宜清单,预备立宪共九年,调查户口是前六年筹备的事项。1909年1月1日,民政部尚书耆善上《民政部奏调查户口章程折》,正式章程随后颁布。

  · 肃亲王耆善。清政府最初的户口调查规划相当复杂,首先由民政部颁布章程,第二年各省调查户数,第三年各省把数据汇报给民政部、编订户籍法,第四年再调查各省的人数,第五年各省将人数汇报给民政部、颁布户籍法,第六年,实施户籍法

  根据章程,各省各地的调查员们将首先为各家各户订上门牌,再要求各户填写查口票,报告一家老小和同住人的详细信息,再汇编成册,逐级申报。

  · 宣统时期的户口调查登记表,其中要求核查每户的男、女、学童、壮丁的数目。图源:孔夫子旧书网

  看似按部就班的行动部署,却很快就将换来民间的激烈反弹,甚至闹到调查员殉职乡里,原因究竟何在?

  凡是设立了巡警地方,都被要求以巡警道为调查总监督;没有设立巡警的,以布政司或知县、知州为总监督;而具体执行的,则是地方自治董事总董或者乡长,还没有建立地方自治的则由巡警和地方绅士共同办理。

  · 1905年,清廷成立巡警部后(即民政部前身),各地陆续成立巡警局。图为山东菏泽巡警局

  谕旨中,朝廷公然表示,官吏绅士的克扣贪污勒索「皆在所不免」,并抨击「吾民有限之脂膏,岂能堪此剥削」,显然熟悉此道。然而,知道是知道,朝廷就是不给钱。

  此外,官方制订的调查程序本身也乱七八糟,调查员明明一次能数清家里几口人,朝廷非要先数户、再数人,其间还隔开一年,既无道理又易制造麻烦。

  有些省份老老实实的遵循了两步走计划,而有些省份则是在1910年调查户数时顺便也调查了人口数。1911年,在朝廷的要求下,各省又陆陆续续进行了人口调查。辛亥革命爆发时,大清朝也没完成数据汇总。

  · 宣统年间的调查报告,被新成立的民国政府汇总公布。这一数据成为了许多经济学家、人口学家研究的重要资料,民国人口学家陈长蘅的出版于1918年的《中国人口论》即参考了宣统户口调查报告。图源:孔夫子旧书网

  一线的调查员,对于庞杂的调查事务,也理所应当地感到力不从心。如安徽省,1908年到1911年全省68个县中仅有44县有警察所,总计1939个警察,他们竟然要无薪负担整个省份的人口调查。

  当然,也有些摩拳擦掌,想要在地方议会中大出风头的耆老乡绅协助或主办调查。

  但是,希冀本区内有更多选民的他们,对于户口调查一事,利益牵扯似乎太深,谁也不能保证,这些以未来议员自居的人是否会虚报人口以获得更多的选票。

  · 这栋西式建筑是1908年成立的江苏谘议局。大清各省在新政之时纷纷成立谘议局,效仿西方议会民主制度

  对于被调查的平民百姓来说,调查户口则更多意味着经济损失、精神折磨和恐吓。

  地方被要求「自筹」的调查经费,但是地方上本来就有各类地丁钱粮、外加增办新政各项支出,哪里还有自筹之力。

  同时,调查员「理应」是义务劳动,但即便调查员本身就是缙绅或巡警,乘车骑马、吃喝拉撒,总归会产生不少无法避免的成本,更别提误工的费用了。

  于是,地方「自筹」的方式,到最后还是变成了盘剥捐税。在山东利津县,调查员们「每查填一户、索钱170文」。如果不小心填错,还要罚钱五百文。各庄填完表格、汇集起来送到县衙时,衙吏们还要再索2000文,才肯收下户口册。

  · 电影《让子弹飞》中的黄四郎,就是清末民初典型的「劣绅」。他们和官方实力勾结把控地方政治、盘剥地方百姓

  针对国家机器的恶毒谣言自古皆有,比如新皇登基时,选秀、强抢良家妇女入宫的传言往往会四处流传,大批人会将年幼的女儿草草嫁出,以防女儿被当作童女献给皇帝。康熙二十六年,漳州、泉州谣传朝廷要为来朝贡的西方夷人选取千名「好女」,女孩们于是仓促嫁人,以免沦为天朝馈赠。

  有些地方的谣言并不荒诞不经,如江西调查户口时,精明的村民发现人口调查要统计「丁壮」一项,便顺理成章想到抽丁当兵、抽人头税等等后果,结果乡民聚众向各调查员家及巡警局索回表册、甚至打毁器物、滋闹不休。

  · 清代兵士。清代主要军备分为八旗和两类,其中大多为收编明代军队,为世兵制,父死子继。明清均有专门的军户制度,在一条鞭法之后,普通人毋需再为政府服兵役和徭役,因而,抽丁当兵对被调查人来说是遥远又惶恐的威胁

  江西的另外一些谣言则要可怕得多,比如认为人们一旦登记户口,就会满门死亡。可想而知,这类谣言更容易导致调查员的不幸死亡。

  不过,最能闹事的还是谣言最盛的江苏,两年内民变次数多达39次,占全国总数一半以上。

  1910年4月,江苏金坛县有人谣传调查姓名乃是为了「添造洋桥」,也就是将生人魂魄打入桥桩以支持桥梁。

  这类传言在周边地区并不新奇。孔飞力名著《叫魂: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》中提到的乾隆时期「叫魂」流言,发现地就在距离金坛县不到二百公里的浙江德清县。

  · 《叫魂》中的谣言起源,是德清县刚好在修桥,结果出现了摄人魂魄放入桥墩的说法,1910年的金坛县则是刚好有外国人来金坛县做生意

  1910年8月,江苏如皋县顾家埭爆发的反户口调查风潮,则突出体现了乡民敏感的神经。

  顾家埭的调查员是朝廷任命督办新学的学董,此人在调查时详细询问了各丁口的生辰八字。有略懂文字的乡民本就知道,朝廷此次调查只要年岁,不需八字,由是生疑。此地恰好发生疫情,某户死了三人,于是,民间谣传学董和新式学堂会将居民八字卖给洋人。于是群情激愤,学堂被砸。

  吴县香山的情况也大同小异,调查员到各户询问年龄户口时,乡民主动告知了生辰八字。在调查工作即将结束之时,谣言四散,认为调查人口乃是因为造铁路需要数万人八字。

  · 1908年,沪宁铁路通车,苏州火车站落成。近代铁路常与风水玄学纠缠不清,苏州吴县的「叫魂」故事也是如此

  临近江苏的各地也受到影响。1910年,安徽南陵县北乡来了一位游方医生王某,自称从江苏泰兴而来,亲眼目睹该处调查人口后,一经报官,全家死亡。这位王医生劝说南陵县百姓赶紧抢回调查册销毁。

  · 清代游方医生画像,游方医也叫走方医、走方郎中、铃医。游方医和货郎、理发匠等人,都是闭塞的传统乡村中最为常见的信息源

  此外,由于调查员们对于传统调查中不太关注的女性显示出了很大的兴趣,老百姓们纷纷想起了强抢民女、选秀入宫、送给洋人之类的古老传说,心照不宣地隐藏了家里大姑娘、小媳妇的存在。

  如此一来,调查数据显示出了巨大的性别失衡。在河南省,「有一县男女人数完全相当,有一县男子人数多于女子3-5倍及至64倍以上者。」在安徽,宣统户口调查显示性别比为123.1:100,而在更为精确的小范围为调查中,这一比例为108:100左右。

  除了妇女被隐藏起来,7~16岁的学童也被老百姓隐藏了起来。在安徽,学童的比例被低报了3.69%。在全国的人口统计中,女性和未成年都容易被漏报或瞒报。

  不过,百姓们对人口调查的愤怒和疑虑能产生如此显著的效果,也是因为大清国本来也走到了尽头。一旦国家机器变得更加强大而现代化,类似的「逃避统治的艺术」也会越来越难以施展。

  [1]米红、李树茁等:《清末民初的两次户口人口调查》,《历史研究》1997年01期。

  [2]樊翠花、池子华:《清末反户口调查风潮与政府合法性危机——以江苏为中心的考察》,《江苏社会科学》2009年第05期。

  [3]侯杨方:《中国人口史第六卷:1910-1953年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。

  [4]何炳棣:《明初已降人口及相关问题1368~1953》,中华书局2017年版。

  [5]路伟东:《宣统人口普查「地理调查表」甘肃分村户口数据分析》,《历史地理》,第二十五辑。

  [6]邱羽:《清末户口调查述论(1906-1911)》,华中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。[2019-11-25]但对于多数企业来说实现数据驱动居民对“高

  [7]邱玟慧:《清代闽台地区保甲制度之研究(1708-1895)》,台湾师范大学2007年。

  [8][荷]田海:《讲故事:中国历史上的巫术与替罪羊》,中西书局2017年版。

  [9]王倩、石庆海:《清末宣统年间安徽人口普查研究》,《宁夏大学学报》2013年地5期。